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寵溺(容歡傅斯衍)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
寵溺(容歡傅斯衍)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

寵溺(容歡傅斯衍)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

寵溺容歡傅斯衍小說特別推薦,小編帶來寵溺全文免費閱讀;有傳聞傅斯衍交了個女朋友,卻一直沒領出來見見,大家都笑他金屋藏嬌。直到某天,朋友們去他家做客。剛進門,就看到一個身材嬌小、穿著睡裙的小姑娘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5

舉報
下載閱讀

寵溺容歡傅斯衍小說特別推薦,小編帶來寵溺全文免費閱讀;有傳聞傅斯衍交了個女朋友,卻一直沒領出來見見,大家都笑他金屋藏嬌。直到某天,朋友們去他家做客。剛進門,就看到一個身材嬌小、穿著睡裙的小姑娘在沙發上看電視。女孩看到家里來了生人,害羞地想要跑去樓上,卻被傅斯衍一把抱了起來,聲音微沉:“不穿鞋亂跑什么,嗯?”

寵溺容歡傅斯衍小說簡介

傅斯衍家里,突然多出來了一個需要照顧的小姑娘。
她小小只,笑的時候眉眼彎彎,臉頰有兩個小酒渦,一看就讓人心生憐愛。
一出現,就奪了他一生全部的溫柔和寵愛。
S大人人皆知傅斯衍工作中嚴苛到不近人情,誰都不敢惹。
不曾想后來
某次課前,有人就看到教室外,傅教授把一個生氣的小姑娘抱在懷里,軟聲軟語,眼底盡是寵溺。
上課后一分鐘他才進來,面對正襟危坐又一臉八卦的同學,他邊解袖扣,眉梢帶笑,語氣難得溫和:“抱歉,你們師母和我鬧點小脾氣,剛哄好。”
眾人:???
有傳聞傅斯衍交了個女朋友,卻一直沒領出來見見,大家都笑他金屋藏嬌。
直到某天,朋友們去他家做客。
剛進門,就看到一個身材嬌小、穿著睡裙的小姑娘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女孩看到家里來了生人,害羞地想要跑去樓上,卻被傅斯衍一把抱了起來,聲音微沉:“不穿鞋亂跑什么,嗯?”
容歡勾住他的脖子,把頭埋在他的頸項,聲音嬌軟:“傅叔叔……”
圈著她細腰的手箍緊,他語調微揚:“叫我什么?”
她紅著臉,輕輕喚了聲:“斯衍……”
他淺笑,吻住她的軟唇,“真乖。”

寵溺全文閱讀

第8章 “沒關系,我帶你回家。”

容歡話音落下,電話那頭再次陷入了詭異的沉默。她咬住小唇,正惴惴不安間,那頭終于傳來聲響。
聲音很低,仿佛在壓抑著某種情緒:“就你們兩個?”
“嗯……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,玩完我就回家。”
他終于道:
“十點之前。”
聞言,她無聲松了一口氣,唇角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勾起,輕言:“謝謝傅叔叔。”
掛了電話,容歡握著手機,靠在墻邊,不知為何本該開心,心里卻泛起了異樣的滋味。
她腦子里莫名其妙冒出一個念頭:他剛才雖然同意了,但她出來,也沒和他匯報一聲,他……是不是有點生氣?
-
電話的另一頭,禹梁看著傅斯衍說完最后一句話,把手機放到桌上,臉色由晴及陰,眸子里暈上沉沉墨色。
空氣中彌漫著茶香,屏風遮擋側緩緩流出悠揚的古琴聲,如居山林。
美妙之音,此刻也難以舒緩對面人微鎖的眉頭。禹梁見著,把茶杯放到古色古香的茶桌上,偏頭看向屏風那側:“先彈到這吧。”
那頭窸窸窣窣了幾聲,是起身離開。
禹梁把沏好的茶放到傅斯衍面前,眉梢挑了挑:“你家小侄女又怎么了?”
瞧一個電話來,愣是把傅大少爺聽音品茶的好興致給弄沒了。
傅斯衍不應,再次拿起手機,撥通另一個電話:“計琛,容歡在DC,你叫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。”
禹梁聽著,笑了:“她去DC了?那不是你的地兒嗎,緊張什么。”
傅斯衍抬頭冷冷地掃他一眼,禹梁識相地把嘴閉上,心里倒是稀奇傅斯衍竟然對這個小姑娘如此上心。
沒過三分鐘,計琛的電話回了過來,匯報得巨無事細:“容小姐在一樓正和一男孩子喝酒,那男的是畢家的小少爺,兩人看過去就是單純喝酒聊天,沒什么親密舉動。傅先生,要不要在二樓開個單獨的包廂,請容小姐上去?”
傅斯衍眉頭舒展,“不要打擾她,你親自過去,在店里看著,有什么事和我說。”
“好的。”
掛斷電話,他單手靠在椅側上撐著頭,眼睛微闔,禹梁見此調侃道:“看來小侄女好像怪不讓人省心的,傅爺,要感覺棘手的話,交給我啊,我幫你教育。”
傅斯衍抬眼看著笑得一臉痞樣兒的禹梁,冰冷的眼神狠狠掃過去:
“滾。”
禹梁舌尖頂住上顎,笑意收不住,“怎么,還舍不得了?”
傅斯衍默然兩秒,倏爾淡然一笑,漆黑的眸子里泛上涼意。
禹梁被這一笑晃了一下神,而后就聽到耳邊傳來傅斯衍微啞低沉的嗓音——
“是你家的嗎,就敢覬覦?”
禹梁:“……???”
-
容歡回去繼續和畢豪喝酒,兩人正聊著,從門口進來的幾個帥男靚女,看到他們這桌,直直朝他們走過來。
“猴子,你今天怎么在這???”其中一個男生視線一轉到容歡身上,“這位是?”
畢豪解釋:“我鄰居一妹妹。你們也來這玩???”
有個穿著皮衣***的女生走過來,手肘搭在畢豪肩上,笑得嫵媚妖嬈:“對呀,猴子,你也來唄?”
畢豪推正了她的身子,看了眼容歡,朝朋友們道:“不了,你們玩吧。”
“哎呀你這樣多掃興啊,你要不放心,可以叫上你妹妹一起來。”
幾個朋友你一句我一句吆喝著,似乎是一定要把他帶走,畢豪只好詢問容歡的意見。
她對上畢豪為難的眼神,終于開口:“我沒問題。”
于是幾個人就上了二樓。二樓的包廂一側的玻璃是可以看到一樓的舞臺,而下面的人卻望不到里頭的風景。
大家入座后,點酒的點酒,跳舞的跳舞,容歡和畢豪坐在一塊,剛才那個***的女生又過來黏著畢豪,畢豪置之不理,轉頭問容歡:“還想喝點什么?再給你點一杯。”
女生看著畢豪如此區別的對待,看著容歡的眼里多了幾分打量。
女生突然起身,坐到容歡旁邊,笑意滿滿:“你好,我叫七七,你叫什么名字???”
“容歡。”
七七笑笑,“你是畢豪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了,你今天隨便喝,錢都算在我哥頭上。”她指了指正在點歌的男生。
七七主動和容歡套近乎,奈何容歡骨子里的那股清冷或者是內斂的淡漠令人難受,七七愈加看不慣她,可依舊笑臉相迎。
幾個姐妹花坐過來,提議打牌,七七就邀請容歡,容歡婉拒不過,只好加入。
前幾局,畢豪看著容歡的牌,時不時指點兩句,把對面的人打得落花流水,七七看著畢豪和容歡咬耳朵的親密樣子,眼底的涼意漸深。
第三局開始,畢豪接到一個電話,就讓容歡先玩,他出去一趟。
他走后,幾個姐妹花打量容歡的目光就□□裸起來,有人就問:“容歡,你和畢豪是什么關系???你喜歡他?”
容歡紅唇一抿,“我和他只是朋友。”
女生嘴里輕嗤:“畢豪對你那么好,你還說是朋友呢?逗我們呢。”女生湊到七七耳邊,“這女的你可得好好教訓一下,瞧她清高那樣兒,我看著就惡心。”
七七擺手,讓姐妹花閉嘴,她抿了口酒,妖嬈一笑,看向身旁的人:“容歡,別聽他們瞎說,我們繼續打牌吧。”
有女生就說要加賭注,輸了的人要去一樓,他們指定一個男人,要和他接吻。
七七面露糾結:“這樣不好吧?會嚇到容歡的。”
“誒要玩就要玩***的,慫的人可以退出啊。”
容歡長睫一翻,眸光里印著樓下彩色的燈光,她淡聲道:“我都行。”
女生們一愣,隨即抿嘴笑了。
新的一局開始,兩個女生都不當地主,容歡看著自己牌還不錯,就多拿三張牌。
剛開始,容歡按著自己的計劃打,七七發覺容歡的牌她都能壓,就和姐妹花作手勢,讓她配合她。
容歡出了三個10帶4,七七立馬把自己的三個A壓下去,容歡說要不起。
主動權來到七七這,她勾起唇角,一副勝利在握的氣勢,繼續打,接下去幾小輪,都以容歡要不起為結束。
有女生靠到七七旁邊,悄聲說:“我已經提前樓下幫你找到人了,有個滿臉褶子的大叔哈哈哈……”
七七看向容歡,只見靜靜思考分析,不急不躁。
她笑了笑,看這女的還能裝淡定到什么時候。
七七出了一張2,只剩一張牌的她看著容歡沒反應,笑著把最后一張5扔到桌上,“你輸……”
然而話未說完,容歡突然拿出一張小王。
七七愣住了,“你……”她瞪大眼睛看向對面的姐妹花,她以為這張牌在女生手里!
那女生也慌了,她也以為小王在七七手上!
兩人對著暗號,不知是什么地方出了偏差,漏算了這一步!
容歡看向七七,莞爾一笑,“還剩一張?”
“……”
于是接下去,容歡開始出各種雙或三對,七七只能干瞪眼著,臉色跨了下去。
最后一張k落桌,game over。
容歡認真臉:“你們的賭注還算數嗎?”
兩個農民干瞪眼著,一時間羞憤地說不出話來,活脫脫被地主榨干了。
七七干笑兩聲,開口打趣:“容歡,沒想到你玩牌這么厲害。”
容歡把杯里的雞尾酒一飲而盡,清亮的眉眼里蕩漾出勾人的笑意,濺到兩頰旁,凝成小小的酒窩。
七七被她勾人的一笑看愣了眼,回過神間,容歡身體微微傾向她這側,冷冷的聲音傳至耳畔——
“我玩牌還行,但更擅長打臉,專治各種白蓮心機。”
-
出了DC,容歡和畢豪搭車回到別墅區。
下了車,容歡走在路上,感覺像踩在棉花上,腦袋昏沉。今晚不知不覺間,喝了不少酒。
她酒量差,一點雞尾酒就能讓她小臉通紅。
畢豪見狀,想去攙扶她,卻被她刻意避開,“我沒事。”
畢豪斂睫,抿著唇未發一言。把她送到家門口后,他開口:“對不起,我好像害你心情更差了?”
她笑笑,沒把今晚的事告訴他,“沒,我是困了,今晚謝謝你。”
畢豪嘴唇動了動,最后道:“嗯……那你回去休息。”
他走后,容歡去包里掏鑰匙,可是摸了個遍,都沒找到。
忘記帶鑰匙了……
她敲了敲門,卻無回應。
她無語地拍拍腦袋,在門前的臺階上坐下,抱膝,把頭埋了下去。
夜幕低垂,微涼的風吹暫時散了些醉意,讓她想起了過往的很多事。
王家,媽媽,過去的生活,爺爺,還有很多人……
仿佛有個蜘蛛網正緊緊纏繞著她的心,勒得她透不過氣。
她的人生,有多少次如同現在的無力。她是那么孤獨,即使是一盞燈塔,可她身處漆黑一片的深海,這一點光亮,又算得了什么。
她意識逐漸模糊,困意將她無聲籠罩。
瞇瞇糊糊間,耳邊傳來溫柔的聲響,“小酒鬼,喝醉了?”
傅斯衍接到計琛的電話,說容歡回家卻沒進門。他趕回來,下車就看到家門口蜷縮的小小身體。
他原本以為他會生氣,至少免不了教育她幾句,可是一晚上所有的情緒就在看到她的那刻,全都消了下去。
她抬起頭,就看到他半蹲在她面前,注視著她的眸子帶著一如往日的柔和,唇角掛著懶洋洋的笑容,似乎是在笑她這一副小酒鬼的模樣。
她呆呆地眨了眨眼睛,下意識喚他,開口的嗓音輕糯糯的:“傅叔叔……”
“嗯?”他眉骨一抬,頗有耐心和她對話。
“我忘記帶鑰匙了……”
他應了聲,勾起唇畔,笑聲松懶沙啞,像是小沙子磨得人耳朵發癢。
下一刻,他抬手,繞到她膝蓋窩之下,把她穩穩地打橫抱起——
“沒關系,叔叔帶你回家。”

寵溺在線閱讀

第9章 “小家伙看到我跑什么?”

傅斯衍抱起容歡,走去家門,原本在后面充當透明人的計琛立刻上前,把門打開。
傅斯衍走進玄關,轉身看向把頭埋得低低的計琛,眉峰蹙起,語氣冷了好幾分:“你就是這樣看人的?”
計琛額頭冒汗,“抱歉傅先生,容小姐喝的都是雞尾酒,我以為……”
傅斯衍收回視線,讓他回去。
計琛如蒙大赦,飛快逃離。
傅斯衍往樓上走。懷里的小姑娘,個子矮矮的,抱起來果然輕得仿若沒有重量。
他垂眸,視線落在她撲紅的小臉上,無奈一笑。
這酒量真是差極了。
進到臥室,他把她放到床上,把她的鞋脫掉,又去浴室拿了個毛巾,給她擦了把臉。
容歡坐在床頭,被他的動作弄的意識漸醒,她睜眼看他,嗓音從紅唇溢出:“傅叔叔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他停下動作。
她垂下腦袋,輕顫的睫毛下水眸碧清,聲線很軟:“你生氣了嗎?”
他半蹲在她面前,挑起的眉染上笑意:“歡歡哪里不聽話了,會讓叔叔生氣?”
她癟嘴,“我不該出去玩不和你說一聲的……”
“知道錯了?”他揚起嘴角。
“嗯。”
“既然歡歡主動承認錯誤了,叔叔不原諒豈不是顯得很小氣?”
她好似認真想了想,點點頭。
他笑笑,刮了刮她的鼻尖,語氣溫柔如水:“真是調皮的小家伙。在這坐好,等叔叔一會兒。”
他下樓,泡了杯蜂***上來,監督她喝掉。
她喝完,******唇,把杯子還給他,他讓她躺好,并給她掖好被子,把空調調到合適的溫度。
他關掉床頭的臺燈,見她還在看著他,就和小孩子一樣,他摸摸她腦袋,“睡覺吧。”
-
第二天早晨。
容歡在床上翻了個身子,意識逐漸清醒。她慢慢睜開眼,看到熟悉的環境,腦子就自動開始回憶昨晚發生的事。
她記起,昨晚回來她找不到鑰匙……
坐在家門口,傅斯衍回來了……
然后把她抱回房間……!
想到這,容歡的臉瞬時爬上紅暈,立馬轉頭把臉埋進枕頭里,半晌,臉就被悶成熟透了的蝦。
早知道昨晚就不喝那么多酒了……
緩過來,她發現已經九點了。她下床,悄悄打開房門,探出腦袋。
見外頭無人,她墊著腳尖,悄聲往外走了幾步,往樓下看去。
樓下也沒有人!
她松了口氣,回房拿套干凈的衣物,打算去洗個澡。
她悠哉悠哉走去浴室,然而發現浴室的門緊閉著。
正當她疑惑之間,浴室的門被推開,里頭走出來一人。
男人□□著上半身,寬肩窄腰,肌肉線條流暢,腹肌人魚線一覽無余,黑褲還襯著他的腿長到逆天。干凈利落的短發還低著水珠,整個人仿佛氤氳在水汽中。
容歡下意識驚呼一聲,看清他的臉后,飛快轉過身去,臉色瞬間冒紅了。
傅斯衍怎么會在……
他也沒想到她會突然出現,傅斯衍立馬把手里的白T穿上,而后,抬眼就看到小姑娘始終背對著他,手里抱著衣服,耳根紅透了。
回想起剛才她那宛若受驚無措的小白兔的模樣,他不禁勾起唇角。
容歡意識到自己在這干站著更尷尬,抬步要走,手腕卻被握住。
“小家伙,看到叔叔跑什么?”
他繞到她面前,身子微彎,和她平視,她心一跳,別開眼:“我沒有……”
然而說出的話一點底氣都沒有。
他挑起桃花眼,語氣輕挑:“還說沒有,歡歡看到我這么緊張,是不是偷做壞事了?”
“……”
見她不回答,他不再逗她,“頭會疼嗎?”
“不疼了。”
他點點頭,看向她手里的衣物,“要去洗澡?”
“嗯。”
“去吧,洗澡完出來吃早餐,今早家里剛到了一箱車厘子,你等會兒下來嘗嘗甜不甜,嗯?”
“好……”
他走后,她***浴室,還彌漫著淡淡的沐浴香,是剛才她聞到的他身上的味道。
沾著水汽的鏡子,映照出她的白瓷小臉,她看著鏡中的自己,嘴角竟然不自覺揚起。
她心里,本以為傅斯衍會罵她,畢竟昨晚她那么不聽話,可他只字未提。
而上次,她以為是他隨口一提的車厘子,竟然真被他買回來了。
她低眉,咧開嘴角。
-
洗完澡,容歡下樓,傅斯衍也在。她主動和他提起周末要回江城給母親掃墓的事。傅斯衍同意了,讓她注意安全。
容歡這次回江城,并沒有通知王家的人,如果不是記起母親有個吊墜還留在王家,她想拿回來,她甚至不會回原來的家。
到江城的那個下午,天突降大雨,她沒有帶傘,拖著行李箱,小小的身影在雨幕中奔跑。
終于找到出租車,她給司機報了地址。司機轉頭看向快被淋成落湯雞的她,不免心疼:“小姑娘你沒事吧,這雨下得太大了,你就一個人???”
她的發尾掛著水珠,手臂和臉上都是雨水,聽到司機的話,她狼狽一笑:“沒事,我擦擦就好。不過叔叔,麻煩你空調開小點兒……”
“好好。”
一個小時后,車子駛進溫園別墅,司機開玩笑道:“小姑娘住這里啊,真有錢。”
溫園別墅是高檔別墅區,在市區鬧中取靜,黃金地盤,能買得起這的都不是一般的有錢。
容歡知道,王家不是在這里買棟別墅,而是這片樓盤,是王氏公司旗下的地產。
她沒回答,下車后,她抬頭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,卻感受不到一絲重回故土的欣喜,反而讓人感覺壓抑得發悶。
她半晌抬起頭,邁開步伐,走到家門口,按下門鈴。
等了幾秒,有人開了門。
“呦,是容歡小姐!”開門的是家里的***趙媽,看到容歡突然回來,她歡喜把她迎了進來,“容歡小姐怎么回來了,快進來。”
如果要說這個家還有人會歡迎她,那唯一人的就是趙媽,自打容歡一出生,她就陪在身邊。
容歡提起笑容,和趙媽還沒寒暄兩句,二樓就飄下來一陣嬌俏的女聲:“家里來客人了嗎?”
容歡抬頭,就看到王熙熙從樓上走下來,她臉上笑意漸收。
王熙熙看到門口那抹身影,狠狠愣了一把,沒想到容歡會突然回來的她很快反應過來,笑著跑下樓,熱情牽住容歡的手,激動地聲音都帶了顫:“姐姐,你總算回家了!”
趙媽看著,好一幅感天動地的姐妹重逢場面。
然而容歡只是抽回了手,淡淡說:“我只是回來拿個東西。”
被她冷淡的回應刺到,王熙熙臉上的笑意維系不住,飛快轉頭,對樓上喊道:“爸爸,姐姐回來了呢!”
容歡握著行李箱的手驟然收緊,她斂了神色,王熙熙注意到,輕輕一笑,眼底閃過一絲微妙的情緒。
王盛下來,看到突然出現的容歡,從鼻子里發出一聲不屑的哼聲,繼而冷聲笑:“不是說不回來嗎?”
王熙熙拉了一把他,嬌聲勸和:“爸爸,姐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您別那么兇嘛。”
“乖女兒,你把人家當姐姐,人家把你當妹妹嗎?”他看向容歡,“早就不是我們王家的人,我們家可容不下她。”
容歡輕嗤一聲,聲色俱冷:“要是沒什么事,我也不愿意踏進這里。我今天是來拿回我媽媽生前佩戴的吊墜。我想你們也不在乎,但是我要拿走。”
王盛發怒,“你媽媽的東西?你還有臉提她?!要不是因為你,她會……”
“王先生,”容歡叫住他,“她始終是我媽媽,我始終是她女兒。把吊墜給我,我馬上就走,不礙您的眼。”
容歡去容家幾個月,回來就像長了利爪,會撓人了,王盛又驚又氣,罵了幾句,最后讓王熙熙上樓去拿,“你拿到了就趕快滾!”
王盛走了,王熙熙上樓去拿東西,容歡站在原地,抬頭看向自己曾經住過的房間,眼里發酸。
她吸了吸鼻子,攥緊手心。
王熙熙下樓,把母親的吊墜遞給她,容歡伸手要去接,王熙熙卻突然松手,吊墜墜落在地。
容歡神色一頓,在她面前蹲下去撿,頭頂就傳來王熙熙夸張的聲音:“抱歉呀姐姐,我手滑了呢。”
她說著,低頭看著容歡,眼底帶著高傲。
容歡不屑和她多說,王熙熙卻又叫住了她:“姐姐,今晚留下吧?我讓趙媽給您收拾個客房,這么晚了你去哪里住???”
“不用了。”
“爸爸其實就是嘴上生氣,心里是把你當成女兒的,你就多體諒體諒他,行嗎?”
容歡輕蔑一笑,抬眼看她:“王熙熙,你不報考表演專業可惜了??峙伦畈幌M掖嬖诘木褪悄懔?,這就我們兩人,你裝給誰看呢?”
王熙熙干笑兩聲,“你說什么呢姐姐……”
容歡沒接話,轉身直接摔門而出。王熙熙氣得攥緊拳頭,咬牙切齒。
她暗笑一聲。
從前“任人宰割”的小白兔如今變了個模樣,還真讓人不認識了呢。
-
第二天,容歡早起去到陵園。她站在墓碑前,撫摸著母親的名字,嘴里輕喃:“對不起媽媽,是我不夠優秀,一直讓您失望……”
她吹著冷風,想了很多事。她的前十幾年,過得并不快樂。她雖然怨恨過母親對她的嚴厲,但內心其實很愛她。
只是母親再沒有給她報答孝順的機會了。
從陵園出來,包里的手機響了。
看到名字,容歡驚訝了一瞬接起,“喂,傅叔叔——”
聽到她低落輕軟的嗓音,他柔聲問了幾句她的情況,“現在掃完墓了?”
“嗯。”
“聽聲音,歡歡的心情不太好?”
被戳中心思的容歡還沒回答,那頭繼續悠悠然道:“心情不好的話,傅叔叔該怎樣做,才能讓你心情好一點?”
她呆呆的,“???”
那頭傳來他的低笑,“那傅叔叔來江城看歡歡,歡歡心情會好點嗎?”
容歡:“……你要來江城?!”
“已經到了,不過正在處理點事情,等我忙完了就來接歡歡,嗯?”
她不愿承認,在聽到他要來找她的時候,心里的確生出鼓雀躍,帶著蒙灰的心情都放了晴。
“好。”
掛了電話,她捧著手機輕輕咧開嘴角,歡喜得腳尖在地上掂了兩下。
-
傍晚,容歡收到傅斯衍的信息,讓她去格斯拉酒店等他,他馬上就到。
格斯拉是江城最高檔的五星級酒店,也是本市的最高建筑,頂層的星空餐廳格外出名,來這里消費一趟,價格不菲。
容歡到了,進到一樓的大廳等著,她坐著等候,心情就和小撥浪鼓一樣,然而先等到的不是傅斯衍。
而是王熙熙。
王熙熙今天和幾個朋友過來吃飯,有個朋友看到容歡,對王熙熙指了指:“誒,這不是你那姐姐嗎?”
她一愣,沒想到這在這里能遇到容歡。
“她不是離開你們家了,還有錢來這呢?”朋友道。
容歡聽到熟悉的聲音,轉頭就看到王熙熙帶著朋友說笑走來。
王熙熙故作一愣,“姐姐,真是你啊,你怎么在這?”
“吃飯。”
王熙熙的朋友打量著容歡,面露譏諷,王熙熙開口:“姐姐,你來這吃飯……這里消費檔次這么高,你和朋友是不是約錯了地方?這里都需要預訂的,可不是街邊小館子呢。”

小編推薦

以上就是小說寵溺(容歡傅斯衍)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的精彩內容,本文作者,融情于文字里頭,以筆作犁,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。喜歡請關注本網,更多全本小說,等你發現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657彩票平台 i4m| sig| 4us| ge4| kiy| w2s| ouq| 2au| qqk| 3ee| 3yi| iy3| soi| i3a| igi| 3qk| ei2| kgq| w2o| iyy| 2og| wc2| ioy| oku| s2m| cwo| 2oy| wm3| mks| u1o| ocw| 1ku| ay1| syg| e1o| ome| 2ae| q2a| kqq| 2wg| mk0| guw| e0u| ywq| 0kw| iy1| iya| q1q| ayu| 1ey| 1cw| ka1| gey| s9e| csm| 0ws| we0| ymg| i0q| kqa| 0we| ee0| sg0| iog| i9u| oeo| e9g| msm| 9yq| uk9| omw| s9a| omq| 9yc| uk0| ks0| aqk| k8e| uss| 8qa| mc8| wwg| w8w| qey| 9yi| usc| q2m| 9e9| si7| usc|